靠“读唇语”考上清华博士的女孩

国内新闻 阅读(1584)

早上被闹钟吵醒的声音,朋友见面时互相问候的声音,老师上课讲课的声音,写作时笔尖划过书本的声音.这些声音对普通人来说很普通,似乎被吸进了聋人世界的真空中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几乎不可能学会说话、读嘴唇和辨别声调。然而,一个叫蒋孟楠的女孩做到了。

新学期从九月开始。这位26岁的女孩正式进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,成为一名博士生。她的坚韧不拔的故事也感动了清华校园内外的许多人。

摸着父母的喉咙学说话

我听不见你说话,所以有时候你可以叫我的名字,但我不会为你找理由。这真的不是因为我冷,而是因为我没听见。”每当我遇到一个新朋友,江孟楠都会这样自我介绍。她能说话,但听不见声音。她对声音的感知只有26年前才短暂而真实地存在。

1992年8月,江孟楠出生在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的一个教师家庭。她的父母以“梦里的江南,时间是宁静的”的寓意给她取名然而,在她半岁的时候,肺炎之后,她被诊断为因服用耳毒性药物而导致的极其严重的神经性耳聋,家庭三个成员平静而幸福的生活被打破。当时,医生建议父母带半岁的蒋孟楠回家学习手语,并进入聋哑学校。赵长军神父不愿意扎针,戴助听器,跑到全国各地的医院。这对夫妇尝试了许多方法,最终在北京的复查中看到了一线希望。

在那天的复查中,这对夫妇已经被告知“没有治愈方法,没有出路”。正当他们收拾行李准备回家的时候,江孟楠没有拿着他正在玩的球。绝望中,他含糊地说了一句“啊”和“像打电话给妈妈,像打电话给爸爸”。江孟楠的声音打破了她失去听力近一年来的沉默。对父母来说,这种模糊的声音本身就值得他们努力去捕捉。那天晚上,这对夫妇轮流抱着孩子,称之为爸爸妈妈,很晚才上床睡觉。蒋孟楠的“啊”和“啊”在这对夫妇看来是世界上最好的声音。

由于没有治疗的希望,江孟楠的父母将会绞尽脑汁走上语言康复的道路。母亲把她抱在怀里,把一面镜子放在她面前,从后面跟她说话。她能看到她母亲和她自己的嘴。当父母说话时,江孟楠会把手放在他们的喉咙上,感受声带的振动并学会说话。阅读拼音时,她会仔细观察发音的唇形,从而辨别和记忆每个音节的唇形,然后逐步学习单词和句子。每个音节后面都有成千上万次重复。"如果一个音节?馗匆磺Т危岱浅??."江孟楠说道。

拿着手机睡觉要靠振动才能醒来。

由于父母的努力,江孟楠两岁时的说话能力与同龄孩子相差不远。她不仅学会了普通话,还学会了如何讲得更清楚,区分“花”和“哈”。她还学会了辨别声调,甚至学会了家乡宜章的方言。从三岁开始,她就和同龄的孩子一起在幼儿园学习。她说:“读唇语是我父母送给我的特殊礼物。”

当她小学毕业时,江孟楠做了一个决定。她要求父母去离家100多公里的郴州市上一所重点中学,就像许多优秀的孩子一样。“我知道我需要比其他孩子更早地适应外部世界。”她说。在其他地方学习的生活取决于她自己。一进学校,江孟楠就遇到了一个“难题”:她没有父母督促她起床,也听不到闹钟响,所以她必须找到自己的路。“晚上睡觉前把闹钟调好,调成振动,整夜握在手中。”第二天早上,她用手的振动唤醒了自己。

在课堂上,老师讲得很快,并且有丰富的知识点。阅读唇语几乎不可能跟上学习的进度,效率也大大降低。因此,江孟楠不仅在课堂上努力“听”,而且还依靠看书、在黑板上写字、在课堂上放映幻灯片和课后自学。

2010年,江孟楠参加了高考。虽然她的分数超过了一分线,但她觉得自己表现不好,坚持要重复考试一年。次年,她以615分的成绩被吉林大学本科药学专业录取。在研究生阶段,她选择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作为自己在吉林大学的研究方向。该校教授杨晓鸿帮助她选择了这个专业,因为她担心江孟楠听不到声音,进入实验室会有危险。对蒋孟楠来说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她童年的梦想。她说:“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认为学医是非常高尚的。我可以治愈伤员,拯救垂死的人。我想学医学,但是我的听力有限,我不能胜任医学。所以我选择了医学。将来,我希望我能在生命科学领域找到最有价值的发现,并为人类的生命和健康贡献我的全部力量。”

为了再次听到世界的声音

为了继续药物研究,蒋孟楠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申请了博士学位,并成功通过了第二次面试。本月初,他正式进入清华校园学习和生活。

蒋孟楠在清华大学入学前接受了右耳耳蜗植入手术。人工耳蜗打开后,江孟楠又听到了世界的声音。“起初,我们只能听到耳朵里的掌声。当我们调整耳蜗植入时,我们可以听到越来越多的声音。”她是第一个听到母亲和父亲声音的人,“父亲的声音更粗,我想最好是辨认出来。”她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“有些人说我以前听起来像韩国人,因为有些人不太标准,”但她不介意。她还能听到教授的声音和她的同学的声音。“在实验室或会议室里,有时我一时不懂一些专业术语。老师和同学会耐心地向我解释。”

听到声音后,她还需要进行语言训练,使声音与意义相匹配。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她触摸父母的喉结并学会说话的那一天。她的父母会录下她的声音。例如,“电视”这个词要求她一遍又一遍地听“电视”的发音,然后把它与三个词“电视”匹配起来。现在,她每天晚上进行1到2个小时的语言训练。

当我来到清华校园时,让江孟楠最高兴的是我可以骑自行车去上学。“我从小就希望能骑自行车去上学。当我到达清华时,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。这是我感到特别高兴的一件事。”

蒋孟楠小时候在湖南老家学骑自行车。因为听力损失,医生曾经告诉江孟楠的父母,她的平衡能力会很差,并建议孩子不要学习游泳和骑自行车。然而,江孟楠认为这是生活中的一项基本技能,应该学习。因此,她的父母利用暑假陪她学习骑自行车和游泳。“事实上,我妈妈也不能,所以我和妈妈竞争看谁先学的。我父亲是一名教练和裁判。尽管他遭受了很多痛苦,跌倒了很多,但他学得很快。”她微笑着说:“我们不会停止,直到我们达到我们的目标。事实上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对每个人来说,学习游泳和骑自行车是不一样的。我们知道心中的原则,但我们需要不断练习以找到平衡。”

上学的第三天,她在清华校园买了一辆自行车。“小时候,我骑在家乡的小路上,那里有许多山川。我必须爬得很高才能看到开阔的风景。”她说,“清华校园的风景也很迷人。我喜欢去校园兜风。我需要到处走走。”(实习记者李启耀、袁捷照片)

为了继续药物研究,蒋孟楠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申请了博士学位,并成功通过了第二次面试。本月初,他正式进入清华校园学习和生活。

清华大学录取蒋孟楠之前,他的右耳植入了耳蜗。人工耳蜗打开后,江孟楠又听到了世界的声音。“起初,我们只能听到耳朵里的掌声。当我们调整耳蜗植入时,我们可以听到越来越多的声音。”她是第一个听到母亲和父亲声音的人,“父亲的声音更粗,我想最好是辨认出来。”她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“有些人说我以前听起来像韩国人,因为有些人不太标准,”但她不介意。她还能听到教授的声音和她的同学的声音。“在实验室或会议室里,有时我一时不懂一些专业术语。老师和同学会耐心地向我解释。”

听到声音后,她还需要进行语言训练,使声音与意义相匹配。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她触摸父母的喉结并学会说话的那一天。她的父母会录下她的声音。例如,“电视”这个词要求她一遍又一遍地听“电视”的发音,然后把它与三个词“电视”匹配起来。现在,她每天晚上进行1到2个小时的语言训练。

当我来到清华校园时,让江孟楠最高兴的是我可以骑自行车去上学。“我从小就希望能骑自行车去上学。当我到达清华时,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。这是我感到特别高兴的一件事。”

蒋孟楠小时候在湖南老家学骑自行车。因为听力损失,医生曾经告诉江孟楠的父母,她的平衡能力会很差,并建议孩子不要学习游泳和骑自行车。然而,江孟楠认为这是生活中的一项基本技能,应该学习。因此,她的父母利用暑假陪她学习骑自行车和游泳。“事实上,我妈妈也不能,所以我和妈妈竞争看谁先学的。我父亲是一名教练和裁判。尽管他遭受了很多痛苦,跌倒了很多,但他学得很快。”她微笑着说:“我们不会停止,直到我们达到我们的目标。事实上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对每个人来说,学习游泳和骑自行车是不一样的。我们知道心中的原则,但我们需要不断练习以找到平衡。”

上学的第三天,她在清华校园买了一辆自行车。“小时候,我骑在家乡的小路上,那里有许多山川。我必须爬得很高才能看到开阔的风景。”她说,“清华校园的风景也很迷人。我喜欢去校园兜风。我需要到处走走。”